zhang629 发表于 2015-8-7 19:04:26

王珞丹自撰千字长文谈白百何:不是敌人

http://n.sinaimg.cn/transform/20150807/yCRj-fxftkps3490531.jpg

  新浪娱乐讯 今天凌晨,近期一直在参与电影《破风》宣传活动的王珞丹发出长微博,直面自己与白百何之间的“被比较”,否认曾被邀请出演《失恋33天》,表示“我们不是非此即彼的敌人,而是可以各自精彩的奋斗同仁”。长微博一出,在7小时内即获得40万以上阅读量和网友积极点赞。  一直被比较,长相档期都撞  最近,王珞丹主演的《宅女侦探桂香》和白百何主演的《滚蛋吧!肿瘤君》都定为在8月13日上映。再加上这两位长相相似的女演员在这个暑期档都有多部电影上映,将她们进行比较又成了当下的热门话题。  7月30日,《失恋33天》导演滕华涛发出微博:“大家都是演员,何必要采用这样的宣传手段?一个梗从失恋33天上映之后每年都要用,有这时间干嘛不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演技呢?要不要每年您电影上映之前我都要先发新闻:当初真的从没有找过您演黄小仙。”直指王珞丹以未出演《失恋33天》炒作。8月5日,在《滚蛋吧!肿瘤君》的发布会现场,白百何回应了滕华涛的微博,称:“在今天这么正能量的场合说这个不太合适,王老师(王珞丹)是我的前辈,她演戏的时候我还在家生小孩呢。”  不是撕逼姐妹 是奋斗同仁  面对种种争议,王珞丹发出长微博,澄清当年《失恋33天》并未邀约、自己并未借之炒作;赞赏滕华涛特别爷们,“对朋友的仗义相挺”。说到自己与白百何之间的被比较,王珞丹表示理解对方的心情:  “白百何和我是无数女演员中的其中两位,同样科班出身、毕业出道、年纪轻轻开始职业生涯,也都没有经历过太多的磨砺就享有了名声,比起许多演员,我们算是幸运。但那些该吃的苦、该受的累、该扛的压、该忍的痛,我相信我们并不见得比别人少经历,少体会,……她和我都是有内心骄傲的人,没有骄傲的人会愿意和另外一个人摆在台面上被人比来比去,这其中的无奈和不甘,与红不红无关,与自我的要求有关。”  虽然感到不厌其烦,虽然指出是“中国女演员的结构组成和市场偏好”导致了自己与白百何的选择都不多,但王珞丹依然颇有信心地认为:“这个市场容得下两个‘像’的女演员,也容得下她们有足够的空间和机遇越来越不‘像’。”同时她也谦虚地称:“被作为今日当之无愧票房女王的‘竞争对手’也不失为一种荣幸。”  在结尾,王珞丹也呼吁大家更关注电影本身和电影人,“比起两个女演员,他们更值得关注,更值得尊敬。”  长微博一经发出,立刻大受好评。网友们纷纷赞赏王珞丹“文笔好”“不卑不亢、不骄不躁”;许多人表示“路人转粉”。(鲁韵子/文)  王珞丹原文如下:  刚刚落地广州。下午就是《破风》广州发布会,我没想到,出道这么久,竟然还会如此“抵触”一场发布会的到来。既然有些问题挡住了广州,挡不住上海,躲得了《破风》,躲不过《桂香》,那么就让我一次答过。  我和我的工作人员从未接到过任何来自《失恋33天》剧组的正式邀约,“王珞丹拒演却成就了白百何”充满了戏剧化的正能量,但这只是一个阴差阳错的励志故事,并不是事实。  腾华涛导演的微博说出了一半的事实,另一半的事实是我和我所有工作人员从未对外说过关于“所谓找过我出演《失恋33天》”的任何言论,也未有过任何引人遐想的暗示言论,更没有以此为话题来主动炒作。这件事情,欢迎任何机构、组织或个人随时举证来打我的脸。  但我欣赏腾华涛导演对朋友的仗义相挺,他做了一件特别爷们儿的事情。  白百何和我是无数女演员中的其中两位,同样科班出身、毕业出道、年纪轻轻开始职业生涯,也都没有经历过太多的磨砺就享有了名声,比起许多演员,我们算是幸运。但那些该吃的苦、该受的累、该扛的压、该忍的痛,我相信我们并不见得比别人少经历,少体会,风光背后都有血泪,我们各自走到今天,都绝非侥幸。  所以,那些因为我们相似的长相,相同的戏路而一直不曾平息的比较和议论,我相信她和我都应该差不多的心境转变,从不在意,到不舒服,到不愿意,到不理会。因为这些都不是我们两个所能够控制的,以过往合作相处的了解,她和我都是有内心骄傲的人,没有骄傲的人会愿意和另外一个人摆在台面上被人比来比去,这其中的无奈和不甘,与红不红无关,与自我的要求有关。  但这些比较,无论善意还是恶意,都一直在伴随我俩。我们都曾经大方地回应,然后被移花接木地制造出更多的争议。我们也都曾经干脆地不回应,然后被添油加醋地渲染出更大的情绪。在无风都起三分浪的娱乐圈,我们被莫名其妙地推到了一个对立面。到这个暑期,因为各自都有3部电影上映,都要参加无数发布会,都要面对各种绕不开对方的问题甚至是挑衅。我想她和我一样不胜其烦。  有人觉得我们长得像,这个是爹妈给的,没得选。有人觉得我们戏路像,尽管我们都各自努力在原有的类型上积极拓展,但目前中国女演员的结构组成和市场偏好决定了我们的选择余地并不多,我相信这些年我们难免都看过相同的剧本,接洽过相同的项目,在被动选择的小范围内尽量做出更符合自己职业理想的些许抗争,尽量让最后呈现的作品里,只有角色的样子。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王珞丹自撰千字长文谈白百何:不是敌人